女人做多久才会舒服?99%女人都不知道.....

编辑:可 缘   来源:lianyiqun89   伊雅女人   2017-08-03 11:29:19

“阿凝,待会儿不许惹事。”

 

姐姐的订婚宴上,父亲叶天行走到了她的面前下达命令,这让叶海凝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叶海凝站在香槟塔旁边,心中不禁疑问,爸爸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她为什么要惹事?

 

就在这个时候,司仪站在宴会正中央笑盈盈的宣布:“欢迎各位来参加叶市长千金叶飞燕和顾局长之子顾彦西的订婚仪式……”

 

瞬间,叶海凝全身僵硬,愣在了原地回不过神来,忽然间好像明白了爸爸为什么对自己说那样的话了,可是……可是她的姐夫竟然是与她相恋了七年的男人,这叫她怎么淡定?

 

肖丽红扬起一抹恶毒的笑容,走到了她的身旁讥讽道:“怎么,心痛了?别忘了这是你欠我女儿的,你的一切以后都是我女儿的!哼!”

 

她站在原地身子在微微地颤抖着,脸色苍白地看着高大英俊的顾彦西,他站在叶飞燕的身边眼神那么温柔,几个月不见而已,为什么他会变成了自己的姐夫?这是在做梦吗,一定是在做梦吧……

 

司仪说的那些祝福的话,她一个字都没听到,只是看到姐姐挽着顾彦西的臂弯朝着香槟塔走来,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顾彦西的笑容僵在了嘴角,机械般的一步步走来。

 

叶飞燕对她甜甜一笑,幸灾乐祸的开口道:“阿凝,你也来祝姐姐幸福吗……”

 

“这到底怎么回事!说啊!”不等叶飞燕的话说完,她就脱口而出。

 

顾彦西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叶天行拍着她的肩膀,叹了一口气:“你就成全他们吧,别忘了你欠飞燕的太多。”

 

叶海凝甩开了爸爸的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流着眼泪反驳道:“就算我对不起她!从小到大我什么都让着她,难道现在连幸福也要让吗!爸,你太偏心了!我恨你!”

 

“阿凝!”看到她的情绪失控,顾彦西想要上前阻止她再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但却被叶海凝怒声喊道:“以后你们结婚不要给我寄请帖!我不会祝你们幸福的!因为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所有人!骗子!你们都是骗子!”

 

说完,叶海凝猛地转身推倒了那高高的香槟塔,酒杯打碎了一地,声音很是刺耳,现场一片哗然,都在猜测着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叶天行看着她情绪失控发疯,气急之下一耳光狠狠地打在了她的脸上怒吼道:“你疯了吗!”

 

啪的一声之后,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叶海凝的脸歪向了一边,火辣辣的疼,似乎都能感觉到左脸在迅速的肿胀,但都比不上心里万分之一的疼,她不禁发生了一声冷笑,抬头看着后妈和姐姐嘲讽的笑容,顾彦西的面无表情,爸爸的愤怒……

 

呵……呵呵,她活得好失败啊……

 

“从今以后,我和你们形同陌路!从今以后我没有你这个爸爸!”她一字一句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场宴会,转身的那一瞬,眼泪夺眶而出。

 

顾彦西想要上前去追,却被叶飞燕死死地拽住:“你凑什么热闹,像她那么没良心的,就让她滚好了!”

 

叶天行看着女儿倔强的背影,心头一震,却还是拉不下面子,冲着她的背影怒骂道:“滚!滚远点!要走就再也不要回来见我!我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女儿!”

 

听到这些,叶海凝紧紧咬着下唇,加快步伐离开了宴会,她不想去回头去看,因为她怕看到叶飞燕那刺眼的笑容,她输了,输的一塌糊涂。

 

但是……

 

在这场宴会的某个角落,一个男人姿态优雅地端着一杯香槟,轻轻地晃动着杯中的液体,唇角染上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叶天行朝着这边走来,走到了他的身旁,开口道:“你似乎低估了她对顾彦西的感情。”

 

他举起手中的酒杯,脸上看不到一丝惊慌,低沉而又迷人的声音不紧不慢地沉声道:“总会习惯的,你说是吗,岳父大人。”

 

岳父大人?他的声音中充满了笃定,叶天行愣了一下:“那你为什么要让我来当这个坏人?那可是我的女儿!”

 

他嘴角的笑意愈加浓烈,声音冰冷:“理由?没有理由。”说完,放下了酒杯,转身离开了宴会,沿着叶海凝刚刚走过的路线,那冷漠的背影上写满了心狠手辣。

 

……

 

马路上。

 

“顾彦西你对不起我!你这个混蛋!”

 

叶海凝穿着一件紫色的雪纺纱小礼服,身子摇摇晃晃的走在马路上,手中还拿着一瓶红酒不停地往嘴里灌,她刚从酒吧里走出来,已经喝了很久了。背后的那些模糊的霓虹灯衬托得她纯净的脸上多了几分妩媚:“你说啊!你告诉我啊!你不是说你这几个月在执行任务吗!为什么你会和叶飞燕订婚!那我怎么办!我怎么办啊!”

 

她眼神迷离的拿着酒瓶指着身旁路过的行人发着酒疯。

 

叶海凝像幽灵一样飘荡在这繁华的街头,微卷的长发有些凌乱,掩住了她那张精致而又脆弱的脸庞。纤长的睫毛犹如蝴蝶的双翼,但是却沾满了忧伤,无法煽动翅膀,尽管这样还是她还是唯美的好像从漫画中走出来的少女一样。

 

她一个踉跄不小心跌倒在了地面上,酒瓶也从她手中脱离向前滚去,身子无力地躺在了地面上,还一边自言自语的喊着:“为什么,你选她不选我,为什么是她……”

 

直到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传来,叶海凝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一片树叶从树上飘落,慢慢地落在了她温柔的长发上,侧着眼眸隐隐约约看到一个高傲而又冰冷的身影朝着自己走来,却始终都看不清是谁。

 

陆非凡迈着高贵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到了她的面前,慢慢地蹲下了身子,漆黑的双眼注视着叶海凝脖子上带着的水晶铃铛,冷漠的脸上竟有了几分温柔。

 

“你……你是谁……?”叶海凝眼神迷离的看向他,软绵绵的声音好像一只小猫,很努力的想要看清他长什么样子,但眼皮却越来越重。

 

——————————

 

他的嘴角扬起一抹优雅的弧度,将叶海凝轻而易举的腾空抱起,往身后那辆黑色的车子走去,司机早已打开了车门在原地等候

 

“别碰我……我不认识你……”她无力地挣扎着,陆非凡神情淡定的将她放在了副驾驶座的位置上,关上了车门,然后他坐进了驾驶座上。

 

司机有些不知所措:“陆总——”

 

陆非凡瞥了一眼车窗外的司机,声音冷淡:“你可以下班了。”

 

“呃,是!”司机呆呆的望着车子绝尘而去。

 

……

 

酒店总统套房内。

 

陆非凡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站在一旁,衣领微微敞开,衣袖卷起,站在落地窗前,凝视着这座城市的夜景,妖娆,诱人。

 

浴室里传来了一阵流水声,整个人还处于迷迷糊糊之中的叶海凝一进门便吵嚷着要洗澡,像个任性的小女孩儿一样。

 

叶海凝眼神呆滞的站在花洒下,任由温热的水流湿透了身上的小礼服,紧紧地贴在身上,将她玲珑的曲线展现无遗,面对着空气一个人自言自语:“为什么会是她……为什么……”

 

满脑子里都是顾彦西和叶飞燕站在一起的画面,眼神那么温柔,笑容那么刺眼,强忍着痛苦的她终于在这一瞬间爆发了……

 

“啊!!!”她双手捂着耳朵尖叫出声,接着整个人崩溃的靠在湿淋淋的墙壁上小声的哭泣着。

 

下一秒钟,浴室的门被陆非凡一脚踹开,他眉头微微蹙起,隔着雾气看着叶海凝,然后就这样大方自然的走了进来,走到了叶海凝的面前,花洒上喷出的水无意的浸湿了他的白色衬衫,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胸肌轮廓。

 

陆非凡低头看向她那双清澈而忧伤的双眸,迷人的嗓音缓缓响起:“怎么了。”

 

叶海凝慢慢地抬起了头,眼前一片模糊,视线难以对焦,好像是……顾彦西?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上前一步纤细的双臂抱住了他的身体:“彦西,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不要选她,我不要你和她在一起……”

 

她紫色的雪纺纱小礼服全部都湿透了,紧紧地贴在身上,不安分的在陆非凡的胸膛上轻轻地蹭来蹭去,殊不知自己已陷入危险之中。

 

充满了雾气的浴室里,一股暧昧的气息到处流窜……

 

面对这样的诱惑,陆非凡在极力的克制着,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逼她直视着自己,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别闹了!听到了吗?”

 

很显然,叶海凝一脸迷茫根本没有听懂,忽然,她踮起脚尖吻上了陆非凡的冰冷的双唇,一股淡淡的薄荷清凉的味道飘来,叶海凝慢慢地闭上了双眼,长长的睫毛温柔的垂下。

 

这一突然举动让陆非凡波澜不惊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然后……局面开始失控,他猛地将叶海凝往后一推,摁倒在了墙上,低头温柔的加深了这个吻,浴室里一片安静,只有花洒下水流的声音哗哗作响,吻,激烈而又缠绵。

 

“彦西……”

 

就在叶海凝小礼服险些被撕裂的时候,她轻声呢喃着顾彦西的名字,然后一切都停止了。

 

陆非凡狠狠地箍住了她的下巴,阴声道:“找死!”

 

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在做这种事的时候,身下的女人嘴里喊的是其他男人的名字!

 

“告诉我,我看到的都是假的……对不对……”叶海凝满脸委屈的抓住了他的手,嘴里不停的呢喃着,但她却不知道她已经彻底的惹怒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陆非凡面无表情地松开了她的下巴,将她拦腰抱起转身走出了浴室,放在了沙发上,渐渐地她有了困意,不再折腾了,沉沉的睡了过去。

 

叶海凝实在该庆幸自己刚才没有被掐死,因为陆非凡的脾气其实很恐怖……

 

看着沙发上睡着的她,陆非凡紧紧抿着双唇,眼底的愠怒还为散开,拿起了电话,按下了一个键,放在耳边命令道:“找个女人上来。”

 

“我说陆总!不是都抱着个美人儿上去了吗?直接上啊,还找什么女人?”

 

他垂眸冷冷地瞥了一眼沙发上的叶海凝,嗤之以鼻,不屑一笑:“有什么可急的?早晚都是我的!”

 

“好吧,五分钟后~”

 

这个夜晚注定不平凡,只是叶海凝胸前的那个水晶铃铛在灯光昏暗的房间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

 

五分钟后传来了敲门声,陆非凡站在落地窗前沉声回应:“进来。”

 

然后一个浓妆艳抹的高挑美女走了进来,看到陆非凡的背影后,立刻扬起了招牌笑容,笑容甜蜜的走了过来:“先生,等急了吧,我叫……”

 

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陆非凡阴冷的声音便突兀响起:“把她的衣服换了。”

 

“呃……啊?”女人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才看到了沙发上躺着的叶海凝,顿时感觉有些莫名其妙:“既然都有女人伺候了,还叫我来干嘛,真是的!”

 

这时,陆非凡缓缓地转过了身子,微微抬起了他那高傲的下巴,沉声道:“那些钱是你的。”

 

女人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茶几上放着一叠钞票,立刻笑容满面:“是是是,好的,没问题!”然后女人开心的跑过去帮叶海凝把她身上的湿透了的小礼服给换掉了。

 

……

 

已是午夜十二点,叶海凝穿着一件男人的白色衬衫,躺在软绵绵的大床上,温柔的长发如同泼墨一般在雪白的床单上散开,安静的睡颜令人忍不住想要将她疯狂的蹂躏。

 

陆非凡依旧站在落地窗前,手中拿着叶海凝的那条项链,轻轻地摇晃着水晶铃铛,发出了叮当叮当的清脆响声,十分悦耳,他的耳边开始回响着当年那个小女孩儿的哭喊声……

 

“凯凯……凯凯……呜呜呜……你是骗子,你是骗子!骗子!”

 

慕斯孤儿院的清晨,他看到了后车镜里有个小女孩儿追着车子跑,满脸都是泪痕,头发都乱了,嘴里在不停的喊着:“凯凯你是骗子!呜呜呜……”

 

————————————

 

他面无表情地坐在车内视而不见,可耳边传来的不仅仅只有小女孩的哭声,还有那个水晶铃铛的声音,很好听……

 

小女孩儿一直追着车子跑了很远,泪珠不停的往下掉,稚嫩的声音大声喊着:“凯凯你是骗子!我讨厌你!你是骗子……”

 

谁也不知道那个小女孩跑了多久,可就算再怎么跑,她的那一双小短腿怎么可能跑的过车子?

 

最后,她跌倒了,膝盖,手臂上满是伤痕,鲜血渗出,她哭得更厉害了,隔着眼泪看到车子已经不见了,永远地不见了。

 

“我会和妈妈给我的小铃铛在这里等你!如果你不回来……我……我就再也不跟你玩了!”

 

“凯凯,我会一直一直一直在这里等你的,我不害怕,我不哭,我还有小铃铛,你要快点回来哦……”

 

小女孩儿脏兮兮的趴在地面上望着远方委屈的泣不成声,娇小的身子在微微的发抖。

 

多年后,孤儿院消失了。

 

……

 

陆非凡目光凝重的看着手中的这个水晶铃铛,背后的大床上传来了叶海凝梦中呓语的声音,她在小声的呢喃着:“骗子……你们都是骗子,骗子……骗子……”

 

骗子……

 

这两个字对他来说熟悉而又陌生,他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对着水晶铃铛低声说:“你的骗子,找到你了。”

 

——第二天,清晨。

 

落地窗外的阳光温柔的叫醒了叶海凝,她伸了个懒腰,慢慢地睁开了双眼,下一秒,脸上的慵懒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哪儿?!

 

昨天她……

 

突然,浴室门的被打开,陆非凡赤着上身从里面大方自然的走了出来,看了她一眼,然后走了过去拿起了那件干净的白色衬衫穿在了身上,神情慵懒的站在镜子前打着领带,就连背影都透着一股高贵的气质,俊美的五官无可挑剔,时尚帅气的碎短发,比例完美的187公分的身材,集邪恶和沉稳于一身。

 

叶海凝躺在床上完全傻掉了,从看到这个陌生男人走出浴室开始,她的脑子就开始死机了,他是谁啊?

 

“我一定在做梦,对……做梦……做梦……”否则看到的画面怎么会这么匪夷所思?于是叶海凝说服着自己又闭上了眼睛,这肯定是在做梦,睡醒了就好了。

 

紧接着,她猛地坐起了身子,掀开了棉被一看,小脸煞白,自己居然穿着一件男人的白衬衫!脑海里顿时蹦出三个字:一!夜!情!

 

叶海凝满目惊慌的盯着陆非凡的背影,怒指着:“你……你……你……”只是想问一句你是谁而已,舌头却像是打了结。

 

他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背对着她,沉声道:“陆非凡。”

 

奇怪,他会读心术吗,自己的话都没说完,他就知道要问什么?这也未免太神奇了吧。

 

“那……我的衣服……是是你给我换的吗!我和你,我们昨天晚上有没有……那个……那个啊!”身上昨晚穿的那件小礼服不见了,变成了这件男人的男人,宽松的穿在她的身上,难道……已经失身了?

 

陆非凡冷漠的脸上浮现了一抹笑意,双手放进了裤兜内,缓缓地转过了身子,面对叶海凝的惊慌失措,他泰然自若的沉声道:“你觉得呢?”

 

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叶海凝脸色惨白……

 

“我们……我和你……昨天晚上真的那个了?”还是不死心的又问了一下,却又马上改口:“求你别说了!我知道了,我懂,我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也不会找你麻烦……你不要给我钱!我不要!”

 

叶海凝失魂落魄的掀开了棉被从床上走了下来,一个人自言自语着,步伐沉重的朝着玄关处走去,恨不得立刻从这里消失!

 

她此刻的模样让陆非凡觉得有些可笑,他好像还什么都没有说,这个小女人却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黄金八点档的狗血言情剧。

 

“穿成这样出去,准备宣告全世界你被男人睡了吗。”

 

走到玄关处的时候,身后幽幽的飘来一道冷冽的声音,叶海凝脸色一变,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这件宽大的男士衬衫,回过身子看向陆非凡:“我的衣服呢?”

 

话音刚落,一个包装便扔进了叶海凝的怀中,她惊讶的抱住了这个包装袋,看到了上面的Dior的标志,她抬头看了陆非凡一眼,很尴尬的说了一句谢谢然后跑进了浴室里面。

 

陆非凡看着浴室的门,俊美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走到了落地窗前,姿态慵懒的弯身捡起了被扔在纯白色地毯上的手机,将手机放在耳边,看向落地窗外的清晨,表情看起来有些严肃。

 

“陆总,照片已经发过去了,媒体那边也已经安排好了,明天会见报,杂志最迟在三天后。”

 

“嗯,很好。”

 

“那……下个月初的婚礼还是照常进行吗?准备工作需要暂停吗?”

 

“照常。”

 

“嘟嘟……”

 

电话挂断,他的视线飘向了窗外阳光明媚的天空,如果说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那么对于他来说,变化永远逃不出计划。

 

浴室里面,叶海凝靠在门口,低头看向了包装袋里面,是Dior今夏新品,一件水蓝色的无袖连衣裙,清雅秀美,温柔的色系融化了胸膛里的那颗心。

 

叶海凝一颗颗解开了衬衫的纽扣,忽然想起,不是说第一次……那个,会很痛很痛的吗,可是自己怎么什么感觉都没有?真的一点点感觉都没有,奇怪……

 

一分钟过后,叶海凝将裙子穿在了身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开始发愁,后背的拉链她根本够不着,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呆着吧,到底该怎么办?

 

最后,她难为情的咬着下唇,硬着头皮悄悄地打开了浴室的门,偷偷地看了一圈,发现陆非凡站在落地窗前,一脸尴尬的冲着他背影喊道:“喂……”

 

听到她的喊声,陆非凡回头看向她,似乎在等待着她的下文。

 

“那个……那个……你可不可以帮我拉一下拉链,我够不到……”她委屈的样子甚是可爱,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口向陆非凡请求帮助。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继续阅读

标签: 叶海凝,看到,声音,浴室,顾彦西,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