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房门,看到老公跟闺蜜在…

编辑:Tardis   来源:XD6116   伊雅美丽   2017-11-14 00:00:24

第1章 取精    男人滚烫的呼吸扑在我敏感的脖颈上。让我浑身颤栗。 

我叫郑灵犀,今年27岁,单身。 

今晚的男人是我在酒吧钓来的。我想要个孩子,想借他的种。因为这辈子我不打算结婚了。 

“月月,别走……” 

男人用力亲吻我眉心的朱砂痣,搓揉我,挑逗我,含混地喊着一个女人的名字。 

月月?谁?看样子是他喜欢的女人。 

前女友?前妻? 

无所谓啦,反正我只是个取精的僧人。 

于是,我心安理得、厚颜无耻地糊弄他,“嗯,不走,不走……” 

男人身子一沉,被撕裂的疼痛让我忍不住尖叫。 

没想到第一次这么痛。 

幸好,男人技术很不错。最后的最后,我眼前仿佛绽开了漫天的烟花。 

绚烂夺目,销魂蚀骨。 

第二天早上醒的时候,男人还睡着。我强忍着浑身的酸痛,轻手轻脚地穿上衣服,准备开溜。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我回头看了一眼。 

孩子他爹睡得很沉,晨光中,他俊美修目,鼻梁高挺,帅得让人挪不开眼。 

被子裹在他的腰间,露出结实精壮的胸膛。八块腹肌块块紧致,惹人遐想。 

看着这个尤物,我在心中庄严发誓:一定会照顾好我们的孩子,让她成为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娃娃! 

带着凯旋归来的心情,我召见了闺蜜房琳。 

“小琳子,祝贺我吧,昨晚取精成功,十个月后,我就要当妈了!哈哈哈!” 

我一口气干掉一大杯咖啡,抹着嘴唇,心满意足地跟房琳炫耀。 

房琳两眼瞪得老大,“真的假的?你这么洁身自好的人,真的去约p了?” 

我嘚瑟地拉开衣领,骄傲地亮出我前胸密密麻麻的小草莓。 

房琳做了个晕厥的表情,“灵犀,你牛!” 

她连珠炮般问我,“那男人是谁?做过背景调查吗?结婚没?有没有乙肝,艾滋,遗传病?” 

我:“……” 

房琳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我赶紧说:“我观察他很久了,每个月15号,他都要去‘月色’酒吧,都是一个人,从来不跟女人调情。身体应该很干净,不会有传染病!” 

房琳:“……” 

争论了一会儿,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只好转移话题,开始讨论公司高层的人事变动。 

“这次的客户资料外泄事件,影响太大了,我听说董事会已经决定放弃张总了。”房琳压低声音说道。 

她消息一向灵通。 

“那张总的位置谁来坐?” 

“会空降一个boss过来。据说是从500强公司挖过来的,今年才32岁,特别牛逼。” 

“无所谓啦,铁打的公司流水的boss,反正我们这种小主管级别的,还没资格做炮灰。” 

我和房琳是同事,都供职于一家外企保险公司。 

我是精算部的,她是保户服务部的。 

正聊着,我妈打电话过来了。 

“唯唯,有空吗?妈跟你说个事。” 

我妈怯生生地问道。 

我叹口气,“有空,你说吧。” 

“周姨给你介绍了个很不错的小伙子,你看看你什么时候有空?让周姨安排一下时间,你跟那小伙子见一面。” 

果然又是相亲。 

我妈一个无业老太太,我就不服了,这么多单身小伙子,她都是从哪儿弄到的? 

“行,我周末有空,见一面就见一面吧。”我很随和的答应了。我妈爱哭,我见不得她的眼泪。 

“真的?” 

她惊喜的语气,听得我突然有些心酸。 

她跟我爸离婚十几年了,我爸和小三结了婚,又生了孩子,一家四口过得那叫一个春风得意。 

从小,我看着我妈被我爸打,看着她跪在地上求我爸和小三分手。 

争执,吵闹,殴打,背叛……这就是父母婚姻给我的全部印象。 

所以,我不信任婚姻,也不信任男人。

第2章 boss猛于虎    我万万没想到,新来的大boss庄景臣庄总,竟然就是那晚的男人! 

欢迎仪式上,看到男人那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我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这是什么世道?这是要把人逼上绝路啊! 

勤勤恳恳工作好几年,我好容易混了个精算部的小主管,谁知道就那么巧,随便一睡,就睡了自己的顶头上司! 

跟上司有染,我犯了职场大忌。 

我心虚地低着头,竭力把自己缩小再缩小,不想让他注意到我。 

等散会大家离开办公室时,我才敢偷偷扭头朝他看。 

这一眼,让我魂飞魄散!妈呀!他正盯着我看!那眼神,炯炯有神啊亲! 

他认出我来了,他认出我来了…… 

我哆嗦着朝门外走,忽然听见他问总精算师林总,“穿黑裙子的是哪个部门的?” 

我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黑裙子,小心肝一颤一颤的——吓的。 

“庄总,她是精算部的主管,叫郑灵犀。”林总叫住我,“灵犀,过来一下。” 

我浑身僵硬地走到庄景臣面前,干巴巴地微笑,“庄总,您好。” 

庄景臣穿着一件藏蓝色衬衫,肤色干净,英挺俊朗,看上去很精英很性冷淡的样子。 

脑子突然浮现出他在床上狂野火热的模样,我老脸一红,赶快垂下眼睛。 

“灵犀今天很羞涩嘛,”林总监打趣我,“完全不像平时风风火火的样子。” 

“哪儿有,我一直很矜持,很内向的。”我尴尬地胡说八道。 

然后,我听见一声极轻的嗤笑声。 

没错,是从庄景臣嘴里发出来的!他在嘲笑我! 

不就睡了你一次吗,至于这么记仇嘛。再说后来都是你主动的好不好! 

我恨恨抬头看他,却撞进他深潭般的眸子。 

他的眼睛里,有戏谑,有嘲讽,还有一抹我看不懂的……欲望? 

本以为这一关就这样过了。 

谁知道快下班的时候又出妖蛾子了。庄景臣的助理打内线电话通知我,庄总要见我! 

boss要见我,我敢说不么? 

我夹着尾巴走进总裁办公室,老老实实地在办公桌前站好。 

“郑灵犀。”庄景臣一字一顿地喊出我的名字,似乎在用声音把玩我。 

“庄总有事找我?”我拼命假笑。 

庄景臣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推给我,“里面是两万块钱。那天晚上没有采取安全措施,如果闹出了人命,你自己去医院解决一下。” 

我愣了愣,麻利地拿起银行卡,冲他妩媚一笑,“好的。” 

庄景臣勾勾唇,语气颇讽刺,“我还以为你会装模作样推辞一番。” 

“我不拿这钱,您不会安心的。再说,我也不想弄出人命来。”我诚恳地看着他。 

这次取精算是取到真金了,白捡一个孩子,还有两万块的育儿费。爽! 

我越看庄景臣越顺眼,脸上的笑容真心了好几分。 

我还没暗爽完,下巴被庄景臣捏住了,男人清冽的气息扑在我的脸上,有些痒。 

他压低声音,眼神幽暗不明地盯着我,“勾引我?嗯?” 

我:“……” 

谁勾引他了?我只是看在金钱的份上笑得甜了一点,这人真会自作多情啊! 

“承认了?”他的气息更近,手指从下巴移到我的嘴唇上,修长的食指,缓缓抚过我的唇瓣。一寸一寸,摄人心魄。

第3章 上了瘾    他的手指充满挑逗,然而,我看得清清楚楚,庄景臣幽深的眼睛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欲。 

他在戏弄我。 

我恼了,张嘴狠狠咬住他的食指。 

他不动,眼神冰冷地看着我。 

我加大力气。 

他还是不动。就那么把手指插在我嘴里。 

我不敢再咬了,这是顶头大boss,生杀予夺,我惹不起。 

我松开牙齿。他的手指缓缓抽出。 

就在我松了口气的时候,他的手指又缓缓伸了进来。 

这么来回了三四次,我突然明白过来! 

妈的禽兽!我的脸臊得通红,猛地推开他。太特么下流了! 

“哈!”庄景臣笑出了声。我的愤怒让他很开心。他笑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恶作剧得逞,心情很愉快的样子。 

混蛋!祝你出门被车撞,一辈子喝可乐没气泡,吃泡面没调味包! 

我冲出办公室的时候,还在心里默默诅咒他。 

“灵犀,大boss找你什么事啊?”房琳和我一起下班,随口问我。 

我把庄景臣的身份告诉了房琳,沉痛地叹气,“我怀疑我在朗盛干不久了。可惜了我大好的职场生涯啊!” 

房琳一双眼睛闪闪发光,“天呐!生活比电视剧还狗血啊!这种好事,竟然被你撞上了!”

“好事?这特么是好事吗!”我愤怒地反问。 

“怎么不是好事?庄总可是大帅哥啊,还位高权重,听说家世也很不错。我看你不如将错就错,把他发展成你男朋友好了。” 

“谁稀罕男朋友?我这辈子没打算结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很不屑。 

“咱们都27了,生理需求总有吧?不结婚,跟这种大帅哥谈谈恋爱也有面子嘛!再说你还要生人家的孩子。” 

“嘘!你小声点。”我只想偷个孩子,不想跟任何男人有任何瓜葛。 

几天之后,我才知道我这话说早了。 

那天事情特别多,我留在公司加了会儿班。 

等加完班出了写字楼,我才发现外面下雨了。雨还挺大。 

我没带伞,时间又很晚了,公司已经没什么人了。想借把伞都借不到。 

我靠在柱子上等雨小一点。 

一辆宝马从地下停车库驶出,缓缓停在了我的面前。 

车窗落下,庄景臣冲我抬抬下巴:“上车。” 

上车?上贼船还差不多!我迟疑着。 

没想到庄景臣这厮完全不给我思考的机会,二话不说关了车窗。 

车子眼看就要开走,我大喊一声:“等等我!” 

我连滚带爬地上了车。庄景臣扭头瞟我一眼,冷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我被雨淋湿了,没好气地质问他。 

“还以为你骨头有多硬呢!”丫又开始讽刺我。车子一个潇洒的的甩尾,驶入主干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这是聪明,懂得变通。”我疲惫地往椅背上一靠。年纪大了,加班挺累的。 

他没再说话,车里一片安静。 

照说,和大boss一起呆在车里,又没话说,应该紧张尴尬才是,可我完全没觉得。 

不得不承认,男人和女人,上过床了,就是不一样。 

我家离公司不远,回到家,我想起手机快没电了,准备拿出来充电。 

一摸裙子口袋,空的。 

不可能啊,在车上我还接过我妈的电话呢! 

手机肯定落在庄景臣车上了。 

拿我妈的手机拨自己的手机,已经关机了。估计彻底没电了。 

算了,洗洗睡吧,明天再找庄景臣要。 

我正准备去洗澡,听到一声很轻的敲门声。 

谁?我汗毛都竖起来了,这么晚了,谁会来敲我家的门?

第4章 记住了他的味道    我从猫眼里看了看,楼道灯光昏暗,看不太清,不过看身形,应该是庄景臣没错。 

我赶紧打开门走了出去。我妈和我妹妹都睡着了,不想吵醒她们。 

“庄总,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我一连串的发问。 

庄景臣没回答我的问题,他的眼神从我的脸滑到我的胸口,盯了三秒钟,才移开。 

我低头一看,脸唰的红了。 

睡袍的带子松了,领口太大,大半个胸部都露在外面了。 

我赶紧把睡袍拢紧,假装镇定地看着他,“庄总,我的手机好像掉在你车上了,你……” 

我话还没说完,他伸出一只手来,手心里,躺着我的手机。 

我还没拿稳他就松了手,手机“啪”一声掉地上了。 

哎呀!我赶紧弯腰去捡,没想到他也同时弯腰,我们俩一下子撞到了一起。 

我慌了,往后一闪,脚踩到楼梯边缘,差点栽了下去。 

庄景臣一把拉住我,我收不住脚,跌进了他的怀里。 

我没穿内衣,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袍,我的胸牢牢撞在了他的胸口。他的胸肌结实紧致,和我的绵软完全不同。 

我闻见了他身上好闻的薄荷气息,混着年轻男人健康的体味,让我有些眩晕。 

“这么急着投怀送抱?”他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冰冷讽刺。 

我顿时清醒过来,一把推开他。 

“少自作多情了!是你拉我的好吗?”我慌不择言,“别以为自己是香饽饽,女人都要抢着吃!” 

“是吗?”他闲闲的站着,讥诮地看着我,“说的好像你没有抢着吃过。” 

“我……”我语塞,索性厚着脸皮乱说,“吃过又怎么样?味道差的要命,难吃的要死!” 

我只顾嘴巴痛快,完全忘记了一件事,男人最忌讳别人说他不行! 

庄景臣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味道差?难吃?”他伸手捏住我的下巴,语气阴冷,“可是我记得,你好像到了三次……” 

我的脸又不争气地红了,“胡说八道!一次都没有!” 

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我伸手想拍掉他的手,却被他攥住手腕。 

他的手直接伸进了我的睡袍,带着恶意,他用力地搓揉我的胸。 

“滚开!你弄疼我了!”我恼火地用脚踹他。 

“那这样呢?”他唇角邪恶地勾起,放轻了力道,羽毛一般轻柔地抚弄。 

“庄景臣,你有病!你……”我话还没说完,嘴唇就被他堵上了。 

他存心撩拨我,舌头小蛇一般灵活地缠绕,吮吸。手下更是花样百出,弄得我意乱情迷。 

我的腿软得站不住,只能攀住他的脖子,紧紧靠在他身上。 

他的手伸进了我的裙底。 

“不!”我猛的清醒,我是不是疯了!竟然在自家门口,和他做这种事! 

他的呼吸也很粗重,他收回手,举到我的眼前,“郑灵犀,看清楚,老子一根手指,就能让你欲仙欲死!”

第5章 我心里痛快极了    他的额角有细密的汗珠,一双眼睛满是隐忍的欲望——看上去,竟然有几分性感。 

“无耻!”我狠狠瞪他一眼,转身跑回屋子。 

关上房门,我的心还在砰砰砰乱跳。 

不行,这样不行,以后绝对不能再和他私下接触了。这个男人,太危险了。 

我当然没有爱上他。 

但是不可否认,我的身体,似乎记住了他的味道,对他有着强烈的反应。 

在公司里,我和庄景臣其实不会有什么交集。 

毕竟他是大boss,我只是个小主管,中间还隔着总监、总精算师等各种级别,业务上根本没有什么接触的机会。 

所以,只要打定主意避开他,我就是安全的。 

周末,我妈催我去相亲,说周阿姨已经跟人家小伙子说好了。 

我随便套了条裙子就出门了。反正只是走个过场,化妆完全是浪费时间。 

没想到,生活再次跟我开个大玩笑。 

看到相亲对象,我的血都冲到头顶了! 

班长?我的相亲对象,竟然是我高中的班长——刘亚东! 

我暗恋了他整整七年。从高中一直到大学毕业,直到听见他订婚的消息,才彻底死了心。 

看到我,他也很震惊,“郑灵犀?真的是你?我还以为只是名字巧合。” 

怪我,怪我根本没认真听我妈介绍相亲对象的名字。 

我满心感慨地看着他。 

他已不再是当年的翩翩少年。他的穿着打扮有些老土,头发甚至开始谢顶了,显得比实际年龄大许多。 

可是,他的气质还是那么好,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我的眼睛忽然有些湿润。 

我们坐下来聊天。各自介绍自己的近况。 

我这才知道,他刚博士毕业,申请了博士后进站,研究最冷门的古汉语音韵学。 

他无房无车,也没有存款,唯一拥有的,是满腹的才华。 

“灵犀,太好了,我真的没想到是你。太好了。”他很激动地搓着手,“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对你说。” 

“什么事?”我温柔地微笑。 

他结巴起来,垂着眼睛完全不敢看我,“其实,其实当初……” 

“当初怎么了?”我突然紧张起来,他的眼神,他的表情,都让我意识到了什么。 

“当初,我喜欢过你的。”他的手捏着咖啡杯的手柄,紧张得指尖都在颤抖。 

我说不出话来,一身绷紧的肌肉突然松弛下来。我又想哭了。 

“对不起,是不是吓到你了?”他歉意地抬眼看着我,“对不起,我只是……不想再留遗憾。” 

我用力憋回眼泪,摇摇头,“谢谢你,亚东,谢谢你喜欢过我。” 

七年,我曾暗恋他七年。 

可是,今天听见他说喜欢过我,我的心里只有千帆过尽的伤感,没有幸福的狂喜。 

物是人非,我们回不去了。 

正相对无语,身后响起一个刻薄的女声。 

“哟!跟野男人幽会呢!” 

听见这声音,我连头都懒得回。除了吴紫涵,没人能发出这么难听的声音。 

吴紫涵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我爸吴正国的私生女,比我只小两个月。 

我妈怀着我的时候,她的小三妈就跟我爸搞上了。 

吴紫涵化着浓妆,穿得像个野鸡似的,扭着屁股走到我的桌前,轻佻而傲慢地打量着刘亚东。 

刘亚东皱皱眉,问我,“灵犀,这位是?” 

我慢条斯理地喝了口咖啡,“这位啊,是小三的后裔,嫩模圈的教母,网红界的典范,单凭一张锥子脸就能戳穿地球的Candy·吴。” 

说实话,我也想不通吴紫涵为什么要给自己取Candy这个英文名。 

这是妓女常用的名字啊。果然无知者无畏,脑残的世界百无禁忌。 

刘亚东笑喷了。 

吴紫涵一张脸从白变红,从红变紫,从紫变黑。 

她抬手就想扇我耳光,被我手疾眼快躲开了。 

“郑灵犀!你特么什么东西!嘴巴臭得像厕所,找个野男人也这么锉!你妈生下你这个贱货,真是倒了八百辈子的血霉!” 

一听她提到我妈,我就炸了。 

我端起咖啡就往她脸上泼,看到咖啡沿着她的脸往下滴,我心里痛快极了。 

我永远忘不了五岁那年,我爸护着她,一脚把我踹飞的情景。

标签: 庄景臣,男人,房琳,眼睛,看着,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