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最丑妓女:“公狗都比男人好”

编辑:亚今   来源:bcyangqinvren   伊雅女人   2017-12-07 06:00:09

来源|国馆

潘玉良,民国最丑的妓女,也是最有名气的女画家。

她说:“公狗比男人好。”

现在很多鸡汤文都在强调,

拿到一手好牌,

无异于走上通往人生巅峰的绿色通道。

《不被富养大的孩子,未来会有多悲哀》

《没见过世面的孩子,长大后有多艰难》

《你过得不幸福,都是原生家庭惹的祸》

说得好像没有一个好出身,这辈子就完了。

但其实,主要还是看人,

没本事的人,一手好牌,最后还是打得稀巴烂。

有本事的人,一手烂牌,也能妓女翻身成画家。

没错,今天要谈的是世界艺术家潘玉良。

05

变态狂魔为画裸女,去浴池偷窥

玉良在上海专科美术学校学习时,

蛮多老师很欣赏她,

“玉良很勤奋。”

“玉良很有天赋。”

“玉良对花鸟静物的把握非常细致。”

但老师也说了,

“你对很多东西的观察和思考都很深入,

怎么一到人体画,就画得那么生硬?”

老师接着说,

“不过,对于一个女生而言,

能把花鸟静物画得漂亮,已经不错,

人体画对你确实难度太大。”

漂亮,在艺术家眼里,是非常低级的。

他们追求的是不一样。

不一样,才能被艺术史记住。

潘玉良瞧不上这些不痛不痒的漂亮,

要更上一层楼,

就必须去挑战一些高难度的题材。

比如?

裸女!

人体是世界上最富美感与力量的形体,

只可惜,模特太缺,玉良根本没有实践的机会。

她思来想去:也许公共浴池的裸体最多,

挑中黄金比例的身材也容易些。

于是,为艺术痴狂的她带上画具跑到浴池画起浴女。

结果可想而知,

那些女人看到玉良,就像遇到色狼

用不着搞清状况,狂骂猛打就对:

“哎呀!你们都来看哪!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在画我们哪!”

“怪不得人家讲,这个学堂的学生专画女人光屁股!”

这一打,没有打消玉良画裸女的念头,

倒是打通玉良的任督二脉:

其实我脱了衣服,也是个很棒的裸模,

为什么不画自己呢?

她便每天关在房间里,

脱光衣服自我欣赏、自我描摹。

画到满意,玉良还把自己的裸体画像作为作业上交,

参加学校的画展,

受过西画教育的老师都赞叹她的画技和勇气,

但学校里的嫉妒和闲言碎语也传开了:

“画这种画的女人,不是疯子就是婊子!”

刘海粟校长看着她的裸女画说:

“玉良女士,西画在国内的发展受到很多限制,

有机会还是争取到欧洲去吧!”

很喜欢鲁迅那句:

“一部《红楼梦》,

经学家看见《易》,

道学家看见淫,

才子看见缠绵,

革命家看见排满,

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裸女,女人看来,是隐私。

普通人看来,是淫秽,

艺术家看来,就是速写对象。

06

比活在别人嘴里更重要的是,活在自己的成长里

用今天的话说,

潘玉良就是一女汉子。

除了画人体外,

她平时的言行也大胆得不像女生。

有次跟同学外出写生,

潘玉良一个跑到雷峰塔墙圈里小便,

这时候一伙男同学过来了,

女同学喊玉良快出来,

她不慌不乱蹲在里面:

“他们管得着我撒尿吗?”

还有一次,

大家都在八卦:

一个女诗人如何以狗为伴、与公狗相交。

只有潘玉良一语惊人:

“公狗比男人好,

至少公狗不会泄露人的隐私。”

潘玉良的画在学校里独树一帜,

加上人特立独行,

很快便成为众矢之的。

有人挖掘出潘玉良曾是雏妓的艳史,

还有女同学落井下石“誓不与妓女同校”。

那些道德婊揪着玉良的过去不放,

但玉良才不介意,

她想起校长曾经劝她到国外去接受更自由的文化熏陶。

现在时候到了。

很快,在潘赞化的支持下,

玉良收到法国里昂国立美术专科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王尔德说:“每个圣人都有不可告人的过去,

每个罪人都有洁白无瑕的未来。”

强大的人都明白,

比过去和未来更重要的是当下,

比活在别人嘴里更重要的是,

活在自己的成长里。

08

永不恋爱的怪女人

很不幸的,潘玉良刚到法国不久,

巴黎就沦陷。

玉良的房子、画室被德军征用,

战火连天,

她不得不迁居租房。

那段时间,

她手头的钱就是颜料罐一样,

被房东一挤就完了。

就在玉良饿得连半块面包都吃不起时,

王守义出现了。

“朋友,不能饿饭!”

他知道潘玉良不喜欢被人同情,

便将二十美金包好放到她家门口,

并附上纸条提醒她好好吃饭。

王守义,也是中国人,

穷苦农民出身,

比玉良早些年到法国,

白手起家做生意,

是个小有成就的商人。

潘玉良十年前来法国学画时,

他就看过她的画展,

一直想一睹芳容,

没想到有缘相识,

相逢恨晚。

1945年,潘玉良之所以那么兴奋,

并不是因为随之而来的艺术春天,

作为一个手艺人,

她早就习惯寂寞,

作为一个被人嘲讽半辈子的人,

她早就对褒奖和贬低免疫。

她这么高兴,全然是因为祖国统一,

这么多年因为两国战乱而搁置的归国梦,

终于可以实现了!

终于可以带着艺术成果回国!

潘玉良这一辈子,

不蒸馒头要争口气,

她擦亮眼,咬紧牙,

从扬州到上海,从上海到法国,

从妓女到婢女,从婢女到小妾,

从小妾到学生,从学生到留学生,

从留学生到教授,从教授到名画家,

野心满满,眼看就要走上人生巅峰,

她争了一辈子,

在最关键的时候,放弃了。

化用艾青那句著名的话:

为什么我在99步时停滞不前?

只因我对祖国爱得深沉。

10

争是进取,不争是心里有你

抗日战争胜利时,

潘玉良很高兴给潘赞化写信:

“我想你!想回家!想马上见到你!”

很久才等来潘赞化的回信,

信中表达得非常含蓄,

意思是国内政局还很不稳定,

你这时候回来,

还不是时候。

潘玉良归家无路

只边等,边跟潘赞化通信。

被明确拒绝的王守义做不成情人,

还是默默守在她身边,

听她讲这些思家的故事。

直到1959年,

潘玉良下定决心,

不管别人说什么,

一定要回国给潘赞化一个惊喜时,

却意外收到惊吓:赞化已经去世。

潘玉良不信:我的赞化分明前几天还在给我写信。

可中间人却明明白白地说:

那是潘赞化怕玉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临终前让儿媳模仿他的口吻跟玉良通信。 

70多岁的玉良万念俱灰,

心底那股回家的勇气像气球被针扎,

一下子干瘪下去,

没有潘赞化的家,

争着回去做什么?

她才没有力气去跟大太太争。

不如,既来之,则安之。

人生七十古来稀,

潘玉良才没年龄感,

她继续在法国画画,

艺术之花节节高,

画展、画册一波接一波。

1977年,潘玉良逝世于法国,

临终嘱咐王守义:

遗体就近埋藏就好,

遗作请一定运回国。

潘玉良这辈子,

不怕别人嘲笑她的出身,

不怕别人嘲笑她的变态,浴室偷窥,

不怕别人嘲笑她的特立独行,偏画裸女。

万般不怕,除了这三个:

潘赞化、画画和祖国。

一生只爱潘赞化,永远不谈恋爱。

一生至爱画画,但不卖画,好的都留给祖国。

一生都是中国人,法国再好她也不加入。

她拎得清,一辈子,

争是进取,不争是心里有你。

标签: 潘玉良,玉良,法国,潘赞化,裸女,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