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晚 6 次,插 得 她 夹 紧 双 腿。

编辑:莹莹   来源:ku0505   伊雅美丽   2017-11-14 00:10:37

1重逢

我叫林靡。

我曾上过新闻,以一种极为不堪的方式。那张报纸我至今还留着,上面《高中女生陷“裸贷”风波,大尺度裸照流出被迫卖身还债》的标题五年后仍然刺眼。

五年前,我读高三,我最好的朋友因为想买一块新出的iphone骗我拍了裸持。

我家在农村,我爸好赌,我下面有个弟弟,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带着我弟跑了,后来我爸又娶了个女人,他们很快又生了儿子,我一直就是多余的存在。我家穷的常年揭不开锅,更没有能让我听说“打裸条”这种事的电视和电脑,一直到要债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来家里和学校之前,我都不知道裸贷是怎么回事。

几千块钱,我高中三年的生活费和学费加起来都没有这么多,我爸不管我,继母即使有钱也不会花在我身上,而我所谓的好朋友,在出事之后推了个一干二净,她说照片和信息都是我的,跟她没关。

我走投无路,两周后,要债的把我的裸持照片复印件贴在了学校的告示栏里,而那时,加上逾期管理费,我欠下的钱已经将近十万块。

学校里盛传,高三十一班的林靡是个千人枕万人骑的贱货,女生都对我避之不及,男生却会带着一副了然的样子来接近我,甚至有人私下里问我多少钱一晚上。

那时候我有一个男朋友,叫梁伯承,跟我是同班同学,我出事之后他找过我几次,每次都被我避开了。我没脸见他。

我的继母不是人,她在这种时候把我推进了火坑。她暗地里跟我们学校的男同学做交易,以一百块钱一夜的价格,把我卖了。

可是我跑了。

我用一个破板凳砸晕了继母和买我睡觉的男同学,偷了家里几千块钱,随便买了张票,离开了那个小县城。

什么巨额贷款,什么学业,什么男朋友,全都被我扔在了身后。那时候我太小,从来没遇到过那么大的事,感觉天都塌了。

这一跑,就是五年。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过这辈子会再见到梁伯承,尽管他曾在我的梦里出现了无数次。

那是裸贷事件五年后,我拿着攒的一千多块钱买了回家的车票。

五年了,当初那件事应该差不多平静了吧。

可我没想到,一回到家,就撞见两个男人扯着我继母往外拽的情景。

看到我,继母的眼里一下子亮了起来,停止了挣扎,指着我跟那两个男人说,“这丫头,这丫头就是那老东西的闺女!我年老色衰的你们抓我也没什么价值,可她就不一样了,父债女偿本来就天经地义,更别说还是这么个细皮嫩肉的姑娘了!”

我听了这话拔腿就往外跑,可还是太慢了,那两个人松开继母就过来把我绑了起来。

我看着继母,她的脸上闪着不屑和嘲讽,似乎这就是我本应得的下场。

他们说,我爸赌钱输了几十万,自己跑了,他们本来要抓我继母还些本,可没想到遇上我,这下不止是还本,恐怕还能赚不少钱。

三天后,我又回到云城,这次是被拐卖。

在那里,我遇见了梁伯承。

彼时,他穿了一身黑色修身西装,里面白色衬衫的领子蝴蝶振翅一般的翻出来,站在人群前面格外的显眼,隔着人群跟他对视,看到他眼中的冰冷。

记忆里的那个温暖的男孩子,总是一身浅灰色休闲服,嘴角总是带着笑意,干净斯文,不是这个样子。

一直到他买下我,我都觉得像在做梦。

他扯着我的手腕往外走,把我甩进车里,毫不温柔。车子飞快而平稳的往我不知道的地方开。

很快,一声刺耳的急刹车,车身在酒店门口漂亮的转了一个圈,梁伯承把车钥匙扔给上前的服务生,然后打开后座的门把我拉了出来。

大雪依旧飘飘扬扬的下着,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前台小姐上下打量了我好几眼,才把房卡递给梁伯承,谄媚的笑着,“梁先生,这是您的房卡,请拿好。”

梁伯承礼貌的微笑,点了点头,转身把我推进电梯里,禽兽一般的压了上来,我被挤在电梯角落里动弹不得,梁伯承捏着我的下巴,用力把我的头抬起来。

森白的灯光下,他的五官如刀削,琥珀色的眸子深不可测,表情看起来阴冷极了,咧着嘴冷笑,说,“五年了,林靡,当初你甩了我的时候,可没想过会有今天吧?”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在他渐渐发狠的目光里垂下眼睑,轻声说,“对不起。”

2看到过在大街上交配的狗吗

梁伯承更加用力的捏住我的下巴,我疼得忍不住低叫了一声,听到他的声音带着森然的寒意,在我耳边响起,“对不起?林靡,五年之后,你就剩这点出息了?”

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心里像针扎一样疼。

梁伯承见我没说话,揪着我的衣领把我拉出来甩在地上,他说,“怎么不说话?林靡,那些事,过了五年,你不会都忘了吧?你忘了,我可没忘,我做梦都想着把你给我的那些痛苦还给你!”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梁伯承松开我,站直身体,理了理外套,率先走了出去。

我坐在地上,看着他的背影笔直挺阔,渐渐走远,斯文的一如当年初见。握紧了双拳,终于在电梯门关上之前站起来,咬咬牙跟了上去。

豪华的总统套房,一进门,梁伯承就一把把我推到墙上,欺身压了上来。他的力气很大,我的背脊和胳膊肘重重的撞在墙上,疼的发麻。

外套被粗暴的扯下来,梁伯承低头在我脖子轻触,我浑身一僵,猛的推了他一下。

没有推动,却似乎触怒了他。

他扬手给了我一巴掌,胸膛剧烈的起伏,嘴角带着嘲讽的笑,眼神冰冷至极。

我捂着脸看着他,眼泪倔强的在眼眶里打转,拼命忍住不掉下来。

梁伯承冷冷的说,“花了这么多钱把你买回来,怎么,我碰碰都不行?”

我顿时耻辱的低下头。

梁伯承冷笑了一下,琥珀色的眸子装满了不知名的情绪,他说,“你这条命是我买回来的,没有我,你会被那些人送到中东,一天被上百个男人轮奸!林靡,你永远给我记着!哪怕我玩死你,那也是你的福气!”

我紧紧的咬住下唇,屈辱的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梁先生。”

梁伯承把我甩到一边,嫌恶的说,“去洗干净,真脏。”

跌跌撞撞的朝浴室走去,眼角余光看到梁伯承走到桌子旁,抽了张纸,细细的擦手。

再出来的时候,梁伯承正坐在沙发上抽烟,看到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把烟蒂狠狠摁在洁白的大理石桌面上,冲我招了招手,“过来。”

我听话的走过去,在他面前停住。梁伯承拉起我的手仔细端详,半晌笑了笑,伸手扯下我的浴巾,然后一把把我扯进他的怀里。

呼吸之间全是他的味道,我有些走神,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

他有些残暴的进入我,没有丝毫准备的身体一下子被撕扯的生疼,我忍不住痛呼一声,额头渗出细细的冷汗来。

梁伯承一边动一边冷笑的看着我,表情扭曲,“别他妈装的跟个贞洁圣女似的,你是什么德行我早就一清二楚了,高中的时候就是个任人穿的破鞋,怎么,现在又在我面前装什么圣女?说!爽不爽!”

他的声音很大,有种发泄的意味,这么难堪的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梁伯承扯住我的头发冷笑,“我问你爽不爽?爽不爽?嗯?爽不爽!”

问一句,扯着头发的手就更紧一些,我觉得头皮都快要被扯下来一块,不敢再沉默,用一种耻辱的声音低声回答,“爽……”

听到想要的答案,梁伯承松开我,往我脸上甩了一巴掌,说,“真贱!”

心里一阵一阵的酸楚,我紧紧的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梁伯承又是一个巴掌劈头扇上来,我的脸被打的歪向一边,看到电视里正在报道晚间新闻,叙利亚战乱,战火冲天,惨不忍睹,我静静的看着,很久没有动。

梁伯承捏着我的下巴把我的脸转过来让我看着他,下颌被他捏的生疼,我瑟缩了一下。

他的表情冰冷,刀削般的五官就像是世界上最精致的雕像,完美却冰到骨子里。

他说,“林靡,你记住,这是你欠我的!”

一晚上,梁伯承都用最下流的话,最下流的姿势羞辱我,我被他一遍一遍的折磨,最后他终于放过我,一脚把我踹下沙发,“滚!”

赤身裸体的趴在厚实的地毯上,我顿了一会儿才站起来,捡起地上的浴巾,随便将自己一裹,朝浴室走去。

调好水温,把花洒调到最大,看着镜子里狼狈不堪的自己。

水从头顶上浇下来,头发随意的往后撸了撸,露出巴掌大的脸蛋苍白如纸,身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

我蹲下来抱住膝盖,不再强忍心头的悲伤,禁不住嚎啕大哭。稀里哗啦的水声遮住了我的哭声,有一种无言的痛快。

很久,我站起来,随便的冲了冲身上。关上水龙头,把浴巾紧紧的围了三圈,才赤着脚重新走出去。

玄关处被扯成碎片的衣服静静的躺着,我走过去把它们捡起来,扔到一旁的垃圾篓里。

梁伯承正坐在沙发上抽烟,他抽烟的姿势很帅,半眯着眼,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吸进去一口又缓缓的吐出来,优雅的就像一个贵族。

我走过去站在他面前,半晌,梁伯承睁开眼,琥珀色的眸子射出利剑一般犀利的目光,“不知道该怎么做好一个宠物吗?”

我的双手握紧又松开,半晌转身,在客厅里找了个角落蹲下来。

头有些发沉,我渐渐的失去了意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膝盖上一阵钻心的疼痛给疼醒,睁开眼看到梁伯承正站在我面前。

身姿挺拔颀长,琥珀色的眸子深不见底,薄唇紧紧的抿起来,一脸的不耐烦。

“滚起来!”

他一边说,一边抬腿踢我,力道很大,我的腿上一阵一阵锥心刺骨的疼,连忙撑了一下地站起来。

梁伯承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往沙发边走。沙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了一套浅桔色的礼服,他拿起来就朝我扔了过来。

我弯下腰将衣服捡起来,听到梁伯承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换上它!”

我顿了顿,拿着衣服转身往卧室走。

身后的声音像是来自于地狱,冰冷无情,“就在这换。”

我的脚步顿住,很久没有转身。

梁伯承的声音听起来淡淡的,却又一种让人绝望的嘲讽,他说,“宠物是没有隐私的。”一字一句的,“看到过在大街上交配的狗吗?”

3羞辱(一)

我死死的咬住唇,嘴里渐渐渗出血腥味,过了一会儿我松开嘴,转过身来,面对着梁伯承,把浴巾解开,缓缓的把那身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

很美的一件礼服,璀璨的灯光下,衬得皮肤格外的白皙,就像仙女一样。

梁伯承从沙发上站起来,上下打量着我,然后他说,“不愧是能勾三搭四的烂女人。”

我没说话,他看了我一眼,一边往外走一边冷声说,“跟我出去。”

我当然没有说“不”的权利。

今年的冬天本来就冷,我穿的少,又是赤着脚踩在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没一会儿就冻的瑟瑟发抖。酒店门口,刺骨的寒风几乎是劈头盖脸的扑了过来,从脖子里吹进去,带走我身上最后一点热气。

黑色的辉腾转了个弯停在梁伯承面前,服务员打开车门下来,把车钥匙恭恭敬敬的交给梁伯承。

梁伯承拉开后座的门,粗鲁的把我推进去,然后他坐进来发动车子。

车里暖气开的很足,早已冻僵的肌肉被这突来的温暖刺激的不断抽搐,过了很久我的四肢才恢复正常。

车开得很快,窗外的风景一闪而过,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哪,也没有不识时务的问出来,只是心里的不安随着时间的流逝加深再加深。

一路无言。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在宝格丽酒店门口停了下来,建筑豪华大气的奢华五星级酒店,我还没来得及看两眼,已经被梁伯承扯着胳膊拉了进去。

竟然是一个宴会。

装修华丽璀璨的大厅里,到处是衣着讲究姿态优雅的男男女女,我赤着脚站在他们中间,就像个神经病一样。

梁伯承早在刚把我拉进来的时候就走开了,旁边有人的目光落过来,鄙夷,不屑,我在这样的目光里缩紧了瞳孔,有些手足无措。

周围渐渐响起不大的议论声。

“这女的是谁啊?连鞋子都没穿!”

“就是啊,你瞧她那副打扮,跟个疯子一样!”

“她怎么进来的?这酒店的安保越来越差劲了!上流聚餐都能被一个疯子溜进来!”

我难堪的低下头,低头的瞬间,我看到不远处的梁伯承。

他站在人群中,身姿颀长,面色冷峻,嘴角却带着一丝嘲讽的笑。

心里了然。他是故意的吧,用这样的方式羞辱我。

我浅浅的扯了下嘴角,低着头认命的承受那些四面八方嘲笑的声音,心里期望她们能快点散去。

突然,周围一下子静了下来。

我愣了一下,抬起头。

一个纤秀的身影穿过人群朝我走过来,她穿着一袭华丽的米白色晚礼服,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

那张脸,熟悉无比。即使是化成灰我也认识她。

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我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我说,“程青青,你怎么会在这里?”

程青青,我曾经最好的闺密。我曾经像相信自己一样相信她。

可她为了一部手机骗我拍了裸持一走了之,让我陷进痛苦的深渊,让我不能考大学,让我如今生不如死。

她姿态优雅大方,缓步走到我面前停住。

我死死的盯着她。

程青青看了我一会儿,脸上蓦然露出一抹甜笑,她亲热的挽住我的胳膊说,“林靡,居然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顿了顿,她又说,“你什么时候出的院?精神鉴定正常了吗?”

后半句,她故意压低了声音,却足矣叫周围的每一个人听到。

精神鉴定,我笑了笑,这帽子扣的真不错。

我这副模样在这种场合里,不是神经病是什么?

我还没说话,程青青已经挽着我的手往大厅后面走,一边走一边对旁边的人解释,“这是我以前的同学,后来因为精神有问题休学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出院了,我跟她好长时间没见面了,迫不及待的想跟她叙叙旧呢!”

我被她拉着往后面走,没有挣扎。关于以前的那些事,我也想问问清楚。

大厅角落里的一个柱子后头,程青青一把把我甩开,后退一步,嫌恶的拍了拍自己的胳膊。

“真他妈晦气,你来这想干什么!”

粗俗的话和粗俗的动作从这么美好的一个人身上出现,如果是任何一个人看到,估计都会惊讶不已。

可我不会。

早在五年前,我哭着去找她要一个说法却被她赶出家门的时候,就知道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了。

我只是不明白,既然那时候根本没有把我当朋友,何必故意装作那么亲密的样子?

我说,“程青青,你告诉我,三年友情,真的就只值一部手机吗?”

程青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她说,“林靡,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友情?我呸!”她的脸上有些狰狞,看着我不屑的继续说,“你还真把自己当成香饽饽了?你觉得就你那又穷又土的德行我会跟你做朋友?要不是因为梁伯承,我他妈巴不得离的你远远的!”

我猛的一顿,随即明白过来她的意思。

我说,“你是为了梁伯承?你喜欢他?”

程青青勾了勾嘴角,不屑的说,“不然呢?我从高一就喜欢他,可他却被你勾搭上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是你勾引他在先,要不然他怎么可能会看的上你!你以为我真在乎一块手机?哈哈哈哈,我只是想弄到你的裸持,让梁伯承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像是五雷轰顶一般,我的胸口剧烈的颤动,过了很久我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我抬起头看着程青青,说,“所以,那一切,不过是你设计的一个局?一个让我身败名裂毁了我一辈子的局?”

程青青双手环胸,嚣张的扬起下巴,嘴角泛着得意的笑,她说,“不然你以为呢?我家可不像你家一样,一块手机我爸妈怎么可能给我买不起!”

我的手握了又放,反复几次,终究是没有忍住。

我高高的举起手,“啪”的一声,给了她一巴掌。

4羞辱(二)

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发抖,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我来说弥足珍贵的三年友情,背后竟然是这么卑鄙的目的。

程青青被我打了一巴掌,脸上迅速的浮起一片红肿,她的脸色狰狞起来,用吃人的目光看着我,她咬牙切齿的开口,“林靡,你居然敢打我!”

似乎下一秒就要扑过来撕碎我。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却没想到她在转眼之间换了脸色。

“林靡,你……你为什么要打我?”她捂着脸,一脸的悲痛,泫然欲泣,“我们五年没见面了,我每天都在想你,我今天见到你有多么高兴,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三年的感情对你来说,就是浮云吗?”

我顿了一下,缓缓的转过身。

果然,我身后两三米远的地方,梁伯承沉着脸站在那里。

程青青已经迈着优雅的碎步朝他走了过去,在他面前停住,伸手挽住梁伯承的胳膊,侧着脸靠在他的肩头,脸上的泪不住的往下掉,声音哽咽楚楚可怜,“伯承,林靡她这是怎么了?我好痛苦啊!当初她做了那样的事一走了之,我一直都相信她是有苦衷的,我死皮赖脸的跟人家到处借钱给她补那些贷款,这五年我每天都在找她,今天见了她我有多高兴啊,可是她为什么要打我呢?”

说到最后,她已经泣不成声,似乎她嘴里的那些事对她来说,真的是不可承受的伤痛。

梁伯承的目光冰冷,利箭一般的朝我射过来。

我随意的笑了笑,不置可否。

程青青哭的撕心裂肺,却又一直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有种让人心疼的委屈感,我冷眼看着梁伯承的脸色在看向她的时候软了下来。

梁伯承伸手环抱住她,一手轻轻的在她背上拍打,声音不可思议的轻柔,“乖,不哭了,我让小张先送你回去。”

程青青哭的更厉害了,她说,“伯承,你陪我回去好吗?我想让你陪我回去……”

梁伯承软了声音轻轻的哄她,“别闹,我还有事要做,听话,你自己先回去。”

我静静的立在距离他们两三米远的地方,冷眼看着他们你来我去的恩爱。

不由得有些好笑,这算什么?

我那么珍贵的朋友,为了抢我的男朋友,骗我拍了裸持,毁了我半辈子。而我的男朋友,五年之后,在我面前,抱着她宠溺无边。

即使,我当初因为年幼,处理我跟梁伯承的感情的方式不当,可他们也不能这样对我!

这到底算什么!

身上一阵一阵的发冷,心里的可笑却越来越厉害,我渐渐控制不住笑出了声,笑着笑着就掉下泪来。

梁伯承的目光重新落在我身上,顿时冷薄。

他低下头,轻轻拍了拍程青青的肩膀,说,“乖,你先回去,晚上我忙完了就去看你。”

程青青见好就收,抽泣着委委屈屈的点了点头,鼻尖眼睛通红,看着梁伯承。

梁伯承温柔一笑,捏了捏她的脸颊。

“去吧。”

程青青就转身朝外走,背对着梁伯承,她冲我露出挑衅的笑。

即使因为刚刚哭过,脸上有些狼狈,却并不妨碍她的得意。

我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她从我面前擦肩而过,渐渐隐在人群里,直到消失不见。

还没有回过神来,手腕突然一阵刺痛,回过头,梁伯承紧紧的捏着我的手腕把我往酒店后院带。

后面是休闲场所,中间一个大大的露天泳池,外面一圈放着躺椅,仿造的沙滩。比起前厅,这里人少了很多,刺骨的寒风铺天盖地的涌过来,我的头发被风吹的高高扬起。

身上瞬间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梁伯承粗鲁的拉着我到了一棵枯黄的大树后头,猛的把我甩开,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撞向树干。

心惊肉颤的疼。

梁伯承欺身压了上来,用力捏住我的下巴,暗色里他的眼睛很亮,透着一片难以言喻的红。

他的声音阴狠,说,“林靡,学不会长记性吗?我以为你是聪明的女人。”

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的勇气,我居然没有躲避开他的目光,我看着他冷笑开口,“聪明?什么是聪明?打了你被你收拾之后就不能打程青青了?梁伯承,你真是看得起我,我不是聪明的女人。下一次,我照样还是会打你,会打她!”

后来我想起这些事的时候,曾经揣摩过自己当时的心理。事实上如果现在我对梁伯承服软,把五年前的事好好的跟他说清楚,即使他不相信,凭他的能力,总是能查的到的。

可我太倔强,我看到他跟程青青在一起之后就没了理智。也许只是想赌一口气,却生生的将他从我身边推开。

梁伯承似乎被我弄的气急,捏着我下巴的手上移,狠狠的揉搓我的脸颊。

我觉得我的脸快要被他搓破皮的时候,他终于住了手。

他的目光变得深邃,叫人看不清丝毫的情绪,下一秒,他猛的扯碎我身上的衣裙。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一把挥开他在我肩膀上游移的手,我说,“梁伯承,你疯了!你要干什么!”

梁伯承冷笑,“干什么,干你啊。”

他紧紧的捏着我的肩膀不叫我动弹,大手在我身上不住的游移,似乎是在宣泄,他的力道很大,每一下都像是被重重打过一样。

我疼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我说,“梁伯承,你是禽兽吗?你看看这是在哪里!”

露天的后院,一棵枯萎的大树后头。

周围人少,但也不是没有人。

梁伯承冷冷的笑,他说,“我知道这是哪,我也知道周围有人,可我就是要干你。怎么,你打算告诉我你不想要吗?”

他解开腰带,重重的撞了进来,恶狠狠的开口,“可是有什么关系呢?你不过是我买来的宠物,你觉得你有资格说不吗?”

暗色里,他西装革履整整齐齐,除了裤子微松之外,随时都可以恢复那个人模狗样的梁伯承。

他真的只是在发泄。

而我衣裙碎裂,身上一块破布都没有,这样的反差让我不自禁的觉得可悲。

我没有再挣扎,就像个破布娃娃一般任他随意摆动。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标签: 梁伯承,程青青,起来,声音,知道,看着